上海地王(图)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24日

  阿三以前是个别船老板,江苏兴化人。1982年乡亲们凑了6000块,让他来上海买水泥驳船,合股儿搞运输。1983年江浙遭遇史上最强台风,连刮12天,上海几座发电厂的煤快用光了,电厂厂长找到阿三,让他济急,成了给20万奖金,贰心一横,跟妻子说,我们两个,留一个在岸上,一个死了,另一个拿了钱好好活着,带大孩子。妻子说,那我去。他就让妻子出海了,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!他去电厂找厂长,可儿家厂长说,出海是他们志愿的,不干厂里的事儿。人没了,船也没了,欠着银行和家乡长者的钱和命,没法子,偷偷装了电厂几船煤,拿出去卖了,让老乡拿了钱归去交账,本人到公安局自首来坐牢。

  崔浩听了阿三的故事,心里排山倒海:“你也是一条豪杰!”阿三道:“豪杰有什么用?此刻我连母亲、孩子都养不了!你如果出去,麻烦你帮我看看我两个孩子,还有我老母亲。”阿三想起母亲和孩子,眼睛就红了。

  走在外滩的玉箫燕,她要去丝绸厂。前天听邓超群说崔浩要出狱了,她想来看看,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崔浩的。刘学博把她让进屋:“你看看,我德律风里不是说了,叫你不要来嘛?他出狱也不克不及回丝绸厂,我们厂和他没什么关系了。”

  玉箫燕挺挺胸:“不可!崔浩的事儿,你们得管!再说,他出来了,出来就不是什么监犯了,他还能够做会计!”刘学博喝口茶,一咧嘴:“我却是也情愿他做会计呢!可是,厂里的工人同意吗?你晓得不晓得,他是怎样进去的?他拿了大伙儿的钱!他还有脸回来?”

  玉箫燕听刘学博这么说,就想哭,她带着哭腔说:“刘厂长,你如许说那不是把他往死里逼吗?他出往来来往哪儿啊?”玉箫燕说着,真的哭了。这时,林白玉正好进来。她扶住玉箫燕,“别瞎三话四的!”她掐了玉箫燕一把,“没前程!”她瞪着刘学博:“刘厂长,你前次不是说,能给崔浩一个机遇吗?变卦了?”她拉了玉箫燕要走。

  崔浩出狱了,正好是黄纪良调任虹口分局政委,从提篮桥的政委,到虹口区政委,看起来是平调,现实上倒是升职。他到虹口分局挂了个号,就带了车接崔浩出狱,车不断开到丝绸厂门口。刘学博早已接到过德律风,晓得黄纪良政委亲身送崔浩回来,一早就在厂里等着!透过办公室的窗户,刘学博看见工场大门口的警车,没等门房德律风上来,他就跑下来了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lolzsquad.com/scc/49/